车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穆巴拉克们的铁笼

发布时间:2020-07-13 12:55:40 阅读: 来源:车轴厂家

在电视转播镜头前,这位曾经执权柄24年的埃及前总统被关在铁笼之内,面色颓唐、衰老不堪,但气势犹存。

8月3日上午,在1000多名军警的严密看护下,穆巴拉克出庭受审。面对腐败、枪杀示威群众等严重指控,穆巴拉克通过律师之口一下子就要求1600多名前党政官员出庭作证。老总统的意思很明白:穆巴拉克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穆巴拉克的背后是执政60余年的前埃及民族民主党,是人数达500余万的庞大官僚机构。

出身军界、多年来对军人优容有加的穆巴拉克被由军政府主导成立的法庭审判,别说老总统不服气,庭外的愤怒民众也未必信服。埃及境内的青年运动再次风起云涌展示了这个民族的焦虑:如果老总统成为埃及权势集团抛出来的替罪羊,那么埃及人流血而成的“肯飞亚运动”则可能丧失意义。

许多专家也据此认为,审判穆巴拉克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因为彻底清算穆巴拉克的“个人罪恶”会使埃及国内及其他中东威权国家的既得利益者因害怕而拒绝改革。

这样的说法在法治和现代政治的话语体系内是荒谬的。街头政治固然不是现代国家稳定与发展所需要的,但是“肯飞亚运动”用850多名民众的牺牲把一个选举中号称有88.6%支持率的总统拉下马,已经说明了所谓的高压统治是何等脆弱和不堪一击。

埃及自1952年以来建立的政治体制,虽然不可能被一场世纪审判彻底颠覆,但审判本身起码也能表明,埃及国内的权势集团做出了让步和反思的姿态。现代司法审判的意义不在于报复,而在于公正。世纪审判恰恰是要在曾经铁板一块的埃及权势集团内部打开裂痕,寻找一般民众所期待的公正。如果从埃及社会变革的宏观视野出发,世纪审判无疑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

民众为什么会走向街头,推翻一个曾经带领埃及实现多年安定与发展的老总统呢?普遍贫困、贫富不均自然是导火索。但是从深层次看,埃及国内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严重失衡更是动荡可能反复出现的根本原因。

如果单从统计数据看,埃及的经济发展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糟糕。在穆巴拉克统治下,埃及在1991—2000年和2005—2010年完成了两个快速发展阶段,特别是从2005年开始,埃及经济开放力度和自由化程度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2007—2009年埃及的GDP一度超过了7%。

但是,发展的经济如何惠及民众,如何增加民众的幸福指数,则是自纳赛尔革命以来埃及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很多人习惯性地把这些问题归结为贫富差距扩大,这种描述最起码是不全面的。

埃及的人口总数200年间增长了30多倍,平均每25年就要翻一番,埃及的经济在中东地区和国际经济体系中缺乏比较优势、农业只能局促于尼罗河三角洲一隅、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无法与欧洲抗衡、能源储藏又不及邻国,这些结构性缺陷使埃及想缩小贫富差距先天就有困难。

所谓贫富不均,不过是埃及社会结构失衡的一个表象而非原因。埃及真正的问题在于,无论纳赛尔时代的国有化还是穆巴拉克时代的自由化政策,都被玩弄于一个封闭的官僚集团及其同盟者手中,而这些世俗的权势集团又没有办法提出有关社会良性发展的有效办法。

今天的埃及,穆斯林兄弟会赢得总统选举的可能性大增,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伊斯兰教从诞生之初就提出了完整而系统的社会组织方式。而纳赛尔、萨达特还有穆巴拉克们所代表的世俗主义政治家们,却从来没有说明白过埃及的社会结构怎样才是公平和公正的。

看似经济政策失误,实质是政治无能,这才是埃及乃至中东地区世俗政府的最大问题。世纪审判所要清算的,就是传统权势集团的这种无能及其后果。但是清算是否会导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占据政治舞台中心,则要看世俗主义和伊斯兰力量博弈的结果。

审判与清算,不是世俗主义的失败,只是穆巴拉克式的世俗主义的失败。埃及的世纪审判注定无法像许多激进者期望的那样,消灭整个权势阶层。但是在宗教势力大兴的今日埃及,这个阶层确实有自己消灭自己的可能。既得利益阶层能否具有足够的反思精神,提出能吸引民众的社会建设方案,才是它们继续存在及埃及局势未来走向的核心所在。

进铁笼受审是埃及法庭的一种传统。铁笼的大小与同时受审的人数相关。铁笼审判应该不是穆巴拉克执政时期的发明,因为在一些关于埃及前总统萨达特(穆巴拉克的前任)时期的纪录片中,也能看到铁笼审判的镜头。(于海洋)

眉山工服定制

菏泽定做工服

阻燃工作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