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十二五之后还需再规划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0:16 阅读: 来源:车轴厂家

“十二五”之后,还需再规划什么

——建议制定《中高收入战略规划》  “十二五”规划纲要已经通过,为未来五年的经济社会发展勾画了宏伟蓝图与行动计划,按照惯例,接下来需要做的是制定专项规划并落实好纲要和专项规划的主要任务。但从现阶段国内外发展环境来看,这些似乎并不够。2010年我国经济实现了自身发展阶段的一次重要跨越和国际总量位次的一次重要赶超,未来15—20年将是我国跨越中上等收入阶段的关键时期,也是我国经济总量超越美国的预期实现时期。在制定好“十二五”各项规划之后,必须对未来一二十年的长远发展进行前瞻性的远景战略规划。  一、未来一二十年是我国经济发展与现代化的关键时期  从板块变化的角度来看后危机时期的世界经济走势,这次影响空前的国际金融危机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在危机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将是世界经济版图的大变化时期、世界主要国家的战略调整期和我国转型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未来15—20年尤其是后十年,是我国发展阶段跨越与总量赶超的攻坚阶段,是我国发展和现代化进程的关键时期。前途显然越来越光明,但前进的道路有可能越来越曲折。  (1)未来15—20年是发展阶段跨越和经济总量赶超的攻坚阶段。中国经济总量何时赶上美国以及何时实现从中高收入向高收入的跨越是现阶段备受关注的问题。大部分预测认为中国经济总量将在2020—2030年之间赶上美国,如世界银行研究显示中国将早则在2022年,晚则在2029年赶上美国。在考虑经济周期变化、物价上涨水平、人民币汇率变化趋势以及收入分组变化等情况下,我们的研究表明,我国很有可能在2027年左右进入高收入国家,而在2030年左右经济总量赶上美国,顺利实现从中高收入阶段向高收入阶段的历史性跨越和经济总量从第二向第一的根本性赶超。不仅如此,我国很有可能提前并超额完成第三步战略目标。按照我们的预测,在乐观情形中我国人均收入水平将在2049年左右赶上美国,这就意味着在新中国成立100周年时,我国将有可能达到主要发达国家的人均水平,而不仅仅是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当然,其中最为关键的仍然是中上等收入阶段,我国能否避免其他国家赶超过程中曾经出现的经济增长速度台阶式递减现象,尤其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所谓“中等收入陷阱”,保持经济持续快速发展,顺利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主要取决于未来15—20年的发展。  (2)我国与世界的经济关系已经并将继续发生重大变化。总体来看,在2003—2008年快速发展之前,国际社会对中国比较友好,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关系基调还是收入效应占主流的“双赢”格局,中国依靠“无限供给”的劳动力为世界提供了廉价商品,从而保障了世界尤其是发达国家过去10年的稳定供给和廉价消费。中国制造对世界既是重要的“供给革命”,也是巨大的需求冲击。但在危机之后,不仅世界经济格局尤其是中国在世界经济版图中的位置发生了变化,中国与世界经济的关系也已经并将继续发生变化,替代效应有可能将取代收入效应而成为主流,中国制造有可能更多地被视为需求冲击。我国当前实行的一些战略基本上是在多年前我国经济没有进入新的发展周期、在世界经济总量位次比较靠后、国际竞争不怎么激烈或者没有考虑国际竞争的背景下做出的,当世界经济和我们的外部环境发生越来越不利的变化时,我们可能遭遇的困难和挑战可想而知。  二、世界经济中长期趋势与国际环境有可能更加复杂严峻  现在看来,危机后的世界经济形势要远比原来预期的复杂和困难,我们先前对后危机时期世界经济中长期发展趋势,以及发展的外部环境的讨论主要基于短期波动视角,对复苏形势过于乐观,对问题的严重性和外部环境的复杂性认识不足。危机后的世界经济究竟将向哪里去?中国到底会在哪里?已经成为需要我们重新思考的问题。  (1)世界经济中长期发展趋势远比我们原来预想的复杂,类似上世纪70—80年代滞胀的复杂形势有可能重现。我们认为,现阶段世界经济发展趋势与上世纪70—80年代初比较相似。正如战后重建和发达国家工业化繁荣相继结束、缺乏新的技术突破导致经济发展的供给动力衰减,而日德复兴及随之而来的新兴工业化板块的集体崛起造成巨大的需求冲击,加上中东战争带来的两次石油危机冲击,世界经济在上世纪70—80年代陷入滞胀一样,现阶段一方面发达国家缺乏技术创新尤其是技术革命的推动,世界范围经济缺乏新的增长点支撑而出现供给增长动力衰减;另一方面新兴市场经济体大面积崛起,从起先中国一枝独秀而后的金砖四国、再到现在的成长型集团出现,造成了比较大的需求冲击,加上北非中东的动荡冲击,以致形成了经济增长减速而价格水平上涨的“滞胀”压力,有可能在未来几年重演上世纪70—80年代出现的滞胀局面。在此背景下,世界经济将在一定时期呈现收入效应减弱,但替代效应强化的情形,各国之间的竞争将进一步加剧甚至激化,并进而影响到我们的经济发展以及我国与外部世界之间的关系,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足够重视和关注。  (2)危机以来主要国家相继推出着眼国际竞争的新长远战略,中国被视为“竞争者”和“挑战者”。与以往应对危机不同,各国战略的变化在危机尚未结束之前就已经开始,不仅危机及其影响在深化,各国应对危机的对策进而战略也在深化,主要大国出现了新一轮战略“竞争”。以往各国应对危机基本上采取两个阶段的对策:第一阶段是发生危机的国家进行救火,第二阶段是发生危机和受危机影响的国家扩大内需以及相应的改革。但与以往应对危机不同的是,这次无论是发生危机的国家还是没有发生危机的主要国家,都不约而同地推出了第三阶段对策,且第三阶段对策似乎与危机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如欧盟推出的《欧洲2020战略》和日本推出的《新增长战略》等。这些战略或规划不是以短期而是以十年的时间跨度来对危机后的重大战略问题进行研究规划,提出了着眼于后危机时期国际竞争的战略部署。如同战后重建战略一样,这些战略或规划实际上是危机后的战略性重构规划。不仅如此,各国推出的战略不只是自身的发展战略,在很大程度上更是国际竞争战略,充满了强烈的忧患意识、竞争意识和紧迫感、使命感,且中国被主要国家视为“竞争者”、“挑战者”甚至“假想敌”。如《欧洲2020战略》6次提及美国、5次提及日本,除一两次是在竞争语境外,其他基本上是在比较或合作的语境下提及,但4次提及中国,除一次合作之外,其他均在竞争语境下提及,其中差别可略见一斑。美国声称决不允许自己成为第二,实际上喊话的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中国更多地被美国视为“挑战者”甚至“假想敌”。可见,我国不仅面临世界范围内新的产业与贸易竞争以及地缘政治经济“包围”,也面临新的战略“竞争”和战略“包围”,研究制定新的战略,突破战略“包围”十分必要和紧迫。  (3)主要国家对我国的基本态度有可能出现转变,类似上世纪80年代日美贸易摩擦的情形有可能以更大程度和范围在中美之间重现。我国2005年以来经济总量相继超过一些欧洲国家之后,这些国家均经历了明显的情绪化反应。2010年我国再次实现经济总量位次的重要赶超,未来几年新近被我们赶超的国家有可能进入欧洲式的情绪化反应中。我们担心类似上世纪80年代日美贸易摩擦情形有可能以更大程度、更大范围和更加不同性质在中美之间重现。由于中美之间产业同构性不强,因此,日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不可能简单在中美之间重复,而很有可能以全面经济摩擦的形式出现,甚至有可能演变成为政治经济和局部军事摩擦。由于中美之间经济周期的不同,预计“十二五”时期我国经济增长态势要明显好于美国,但按照当前政策作用趋势和历史规律,“十三五”和“十四五”时期美国有可能进入新的繁荣周期,而我国将进入优势调整和增长动力转换的相对低迷时期,相对优势的此消彼长将导致我国发展环境出现极其不利的变化。  三、我国发展与现代化的关键时期不能没有有效的战略规划  现行定期例行规划不能适应特殊发展阶段尤其是跨越和赶超攻坚阶段的需求,有必要以此为契机,探索制定专门性、前瞻性的高收入阶段远景战略规划,用以指导我们跨越中等收入阶段尤其是所谓“中等收入陷阱”,顺利实现第三步战略目标的第一步发展。  (1)我国发展与现代化的关键阶段处于战略规划的空挡期。“十二五”规划虽然对这一重要阶段的起始阶段进行了详细规划,并对我国发展方式转变和均衡、协调可持续发展进行了战略性部署,但毕竟只涵盖5年时间。“三步走”和新“三步走”战略提出了2020年和2050年发展目标,尤其是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但总体来看,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战略目标基本上是一个练内功的战略构想,对国际环境变化关注不多,且对2020年之后的发展并未涉及。对2020—2050年之间的发展未有深入思考,且由于2050年目标过于遥远和模糊,不仅别人没有在意,我们自己也不甚了了,仅仅视为远景目标甚至愿景而已,致使我国发展和现代化的这一关键时期处于没有规划覆盖、缺乏明确战略指导的空挡状态。  (2)现有定期例行规划不能适应特别发展阶段的特殊需求。我国现行的规划,主要是中长期发展规划,基本属于按照固定时间制定的例行规划,大部分是在给定战略之下的操作和战术规划,是贯彻执行各项战略任务的行动纲领,既与经济周期和领导任期不吻合,更与一些特殊发展阶段的特定要求不适应,因此,探索研究制定不受固定时间限制、专门针对特定发展阶段和特定历史任务的专项规划十分必要。可以我国进入中上等收入阶段为契机,探索制定专门性的远景战略规划——《中高收入战略规划》。  (3)及早动手研究制定专门性的中高收入阶段远景战略规划。我们建议,从现在开始着手研究制定跨越中上等收入阶段的长远战略规划,主要对我国发展的环境,面临的问题和挑战进行全面分析,提出迈向高收入阶段的总体思路与主要目标,尤其要对应该采取的战略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和规划,并对实施路径与政策措施等进行详细规划,用以指导我国迈向高收入阶段(及“超二赶一”时期)的各项工作,并以此作为推动全面小康社会建设和制定五年规划的重要参考。  (4)借鉴国外先进经验提高规划的整体协调性和可操作性。中高收入阶段远景战略规划的制定,不仅要充分吸收“十二五”规划等中长期规划的经验,也要借鉴国外先进经验和创新做法。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