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人物专访海清生存法则尊重但不要追随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8:20:17 阅读: 来源:车轴厂家

《人物》专访海清:生存法则尊重但不要追随

“我尽量不去制造灰色,我能力有限,我改变不了。但是你说我有没有一颗改变的心,我真的有。”

海清是个有分寸的人,或者按照她的说法,“讲规矩”。她提前20分钟到达位于东四环一个艺术区的茶楼,在车里等到约好的时间才上楼。之前,她派助理上来和我们接洽。

此时,我在这个每栋楼都长得很像的艺术区迷路了,走错了方向,我的同事怕怠慢了海清,要打电话催我,被她制止了,“不要催一个开车的人”。同事向她解释,我并没有开车,“那也不要催”,海清执意静候。

之前和海清有过接触的朋友告诉我,她是个“非典型”明星:没大腕儿的架子,没奢华耀眼的行头,没前呼后拥的排场,没拒人千里的冷感。但不可否认海清有个人的“磁场”,不管在屏幕里还是生活中,总能让人感到和风细雨般愉悦,与此同时,按她自己的说法,这个“磁场”也能使她和名利场那些灰色地带绝缘。

规矩的一部分来自于家世。海清是江苏著名的京昆世家的后代。“有关家族的一切给我感受到就是规矩,就是各种各样的规矩。”海清说。过年时,她要和父母去拜访“上人”,也就是家族中的长辈。梅兰芳这样的大人物来了,小辈不能上桌,她母亲就和家族里的晚辈毕恭毕敬地立于桌旁。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她不敢将95分以下的卷子拿回家,二年级上学期时,一次语文考了94分,母亲当着老师的面撕了卷子。规矩之一,就是每年要进年级前三,“每年都第一,都没第二过。小时候每年还出去拍戏,我知道如果考不进前三,我妈就不让我拍戏了。我每年都得第一,就是保证我能出去拍戏。”

20年后,海清也已为人母,仍然会给儿子“做规矩”,但凭的不是严苛的指责,而是因势利导。儿子闯进客厅插话,打断大人聊天,海清静静听完,然后告诉他:下一次要等大人说完才能开口,“这叫礼貌,这叫尊重”。学校里开演童话剧,儿子演一只青蛙,他有点难为情:四只青蛙只有一只有台词,而自己不是那只可以开口的青蛙。海清告诉他,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台词,因为有你们不说话,那个说话的人才能脱颖而出。“将来有一天你也可以当讲话的那个。到时你也不要忘记了,边上你的兄弟们,不讲话也很棒。”这是给儿子立为人的规矩。

班上的老师不太喜欢儿子。海清认识校长。海清的母亲为此心急,劝她去找校长活动,让老师多关照孩子。海清拒绝了,“这是对他最好的历练。谁说我们生下来就能得到所有人的喜欢?用我的能力去让人喜欢他,比不上他用自己的能力来做到。”这是给儿子立处世的规矩。

相比为人母,海清更为人熟知的角色是为人妻、为人媳。她是《双面胶》里的胡丽娟,《王贵与安娜》里的安娜,《蜗居》里的郭海萍 直到扮演了《媳妇的美好时代》里的“毛豆豆”,再也没人能撼动她“国民媳妇”的江湖地位。

茶叙时,她没有劳烦服务员,自己沏着铁观音,和我像两个不常见面但并不生分的老朋友那样谈起天来。归纳起来,有一条中心思想:她是个讲规矩的人,但有的规矩,她不认。

张悦= Z

海清= H

Z:你之前一段时间因为工作忙不过来,把儿子放在南京的父母家?

H:我父母对我儿子过于溺爱。但是后来有一次,儿子的老师跟我讲了一句话:“老人宠孩子就是宠你。”这句话到现在我不敢听,一听到这话我就哭。

Z:可以理解,这一句话就把三代人的情感都纠结到一起了。

H:有一次我回来,看见我儿子,我爸爸抱着他上厕所,已经4岁了,两只脚站在我爸脚上,我爸帮他脱裤子,他让我爸扶着小鸡鸡,他说,高一点,爷爷,就高一点,说低一点就低一点,抖一抖,就给他弄。哎呀,看完以后我特别心痛,但是我没跟我爸说,后来我就跟孩子说,你要自己上厕所,我说外公背都驼了,怎么还能让外公帮忙。

Z:如何教育小孩,我们这一代人与父辈有很多没办法沟通的地方。你会如何建议处理更复杂的婆媳关系?

H:我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建议,我其实是这个观点:代沟是必然的,孝顺也是要有的。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话,我个人认为分开住是最好的。

Z:这一个建议是最实用的。

H:最实用的。我觉得孩子跟我的关系就是这样,但我会控制对他的爱,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我不觉得他是属于我的。我经常说,我抱着别人的老公睡觉,就是抱着他。他将来一定会属于别人,他属于这个社会,属于他的工作,属于他的老板,属于他的孩子。我跟他的缘分就是这几年,可能很快,十来岁左右,当他有了思想的时候,我都能预想到在那个阶段我是他的累赘,甚至有时候会成为他的敌人,如果我们沟通不好的话。

Z:你演《王贵与安娜》的时候,总觉得不够真实,你没有办法让自己信这个角色。

H:我当时不太能够理解这两个人怎么能够在一起,我说我要是安娜打死也不找王贵。我现在也没有特别认同安娜。但是这部戏对我引导很大,让我学会在爱的面前要妥协,在婚姻面前要学会妥协,我以前不知道妥协这两个字。原来对我来说,爱就是你死我活,我不弄死你你就得弄死我。

Z:也可以说,你不那么执着于爱的纯粹了。

H:对,我年轻的时候觉得如果不在雨里等8个小时就不叫爱,总是幻想自己是个公主,而且是特别潮的公主。

Z:看来你有不少折腾别人的体会。

H:对,我拿了一罐汽水,就是雪碧,站那等着,然后就看着(别人在雨中等我),一直等到晚上。这是我一姐姐教我的,说你不能让他特别容易追到你,你就得耗耗耗,耗到最后才是最好的。我那会儿认为这个话是对的,耗走好几个。

Z:现在影视剧里传扬怪力乱神或浮华拜金的不少,你想在你演的片子里传递什么样的价值观呢?

H:我前段时间拍一个戏,这个戏让两个人闪婚还闪离。我说闪婚闪离的本来就很多,你再去宣扬闪婚闪离会很幸福,电视机前的80后、90后会觉得婚姻是儿戏,结了不好就离。我说我不能赞成你们闪离,我坚持不离。很多东西,演员能做的不多,非常少,基本架构、剧本架构都在那。你能做的在夹缝中能够把它再往上面拎起来。就是我们说这种骨头,骨头不能松、不能软,不能飘,骨头一松一软一飘,会对小一辈起特别大的负面作用,这个是造大孽的。

Z:我知道你是到2009年演完《蜗居》之后才买第一套房,你对房市是个什么态度?

H:对,我2001年就毕业了,我整整工作将近10年的时间才买房子。我自己这么多年没买车没买房,我不认为这个不成功。我后来买房也不是因为我要买,因为要把孩子和父母接过来生活。我到现在都不觉得房价和房子是成正比的,我认为开发商一定是把未来5年赚的钱全部给挪走了。

Z:你面对那个对你敞开的名利场,面对种种这个圈子的灰色地带和潜规则,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H:很多灰色的东西我理解,但是我绝不追随。我尊重任何一个生命,我尊重这个世界存在的任何法则,生存的法则。我尊重,但是我不要追随。我尽量不去制造灰色,我能力有限,我改变不了。但是你说我有没有一颗改变的心,我真的有。

Z:你说你在戏里要赋予角色信仰。你本人呢?有信仰吗?

H:我是争取成为佛教徒的预备佛教徒。我一直不敢承认我是真正的佛教徒,因为我有些惑还没有解开。

Z:什么困惑?

H:我不知道人为什么要活着,我没有参透生死。包括我也很难持戒,肉可以不吃,但不能一直不吃。因为我父母在,在他们面前不吃肉,他们会担心我的身体。还有我做不到一直不说谎。

Z:包括在这个采访过程中也很难做到吧?

H:采访过程还好。

Z:你不会对着媒体说一些保护自己的话?

H:我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保护啥呀。

(来源:2013年7月号《人物》杂志)

河北动平衡分析仪

山东防爆配电箱

福州防腐木长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