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人生中最有快感的事莫过于痛骂领导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58:58 阅读: 来源:车轴厂家

人生中最有快感的事莫过于痛骂领导

大凡国人忌讳的,对我来说都不是禁区。比如,对所谓上司、领导,绝大多数人是不敢或者不愿去挑战的,甚至连“背后议论”这种天下再正常不过的事,都被自觉地列为做人处事的禁忌。好多人拍马屁都来不及,更遑论什么批评与指责了。

我却不一样。朋友问我,人生中什么最有快感?我不假思索地快速回答,当然是骂领导最有快感。遇到类似问题,我的快速反应能力特别强,我给出的答案也往往能给提问者带来莫名的恐惧。除非是情投意合的非常知己,不然一般人触及这个敏感地带,惟恐招惹是非,都会吓得立刻转移话题,聊聊天气变化与股市行情什么的。

有人之所以不敢谈论领导,说到底,还是因为不想打破禁区。然而,议论或者批评领导,无论背后还是当面,无论隐密还是公开,何以成为大多数人的禁忌?说起来,理由大都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但要捅破这层敏感的薄膜,就会毫无悬念地发现,不敢评说领导就是担心惹火烧身。毕竟在无数人的骨子里,人言可畏,纸里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说不定前头议论了,后头就传到领导耳朵里了。如果传话者心理阴暗或者人格丑陋,还会歪曲事实,瞎传言、乱报信。传话者的动机,在性质上是肮脏的,在结构上是双重的,一来巴结领导,二来损坏同事。

但领导与学者一样,多少有些自恋倾向。有些领导看上去肥头大耳,大腹蹁蹁,但内心却是小肚鸡肠,容不得一粒沙子。既然是背后议论,肯定有好有坏。但传话者加工能力强,好话会摇身一变,成为坏话,坏话也会瞬间膨胀,变得更加低劣。于是,领导所听到的多是一些坏话。人都喜欢悦耳动听的,像我这种宽胸怀、大肚量的不知痛痒者,也会承认自己更愿意听好话,领导也不会例外。因而那些让领导不悦的议论者或者批评者,往往是下场堪忧。报复心切的领导,一般都能胜任小鞋厂的老板,连夜加班加点,检验合格的高质量小鞋,就会马上派上用场。报复心不切的领导,即便不会去积极施加颜色,但可采纳不作为的方式,把议论或者批评者搁置起来,静静等待时机。

穿小鞋的滋味,可能比戴绿帽子还要难受。两脚受了拘束,路就不好走了。穿领导的鞋,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这是沉默的穿小鞋者的自我安慰。不沉默的,可能会扔掉鞋子,老爷干脆不玩儿了。自古以来,谁在背后议论朝政,一旦让领导不悦,多是没好下场。传统根深蒂固,风气万里飘扬,很多人也就被吓怕了,明哲保身,夹着尾巴做人,打死也不能得罪主子。于是,议论上司、批评领导,遂成为做人处事的禁区,也被自然列为国人忌讳。相应的,讨好上司、谄媚领导,也就光明正大地沦落为交际时尚,为无数人争先恐后地活学活用,蔚然成风。

有领导在场的大会发言席,是公开检验一个人是否恶心的最佳场所。发言者逮住这样一个机会,就会用尽全部招数,把词汇量储备中所有用来拍马屁的词语通通拉出来,时我不待地硬塞到发言中去。这种人是丝毫不顾及听众感觉的,尤其是一些做点芝麻小官的发言者,在大官面前,甚至不惜把手下群众的功劳无偿送给领导,什么话能讨好领导,什么话能取悦领导,就打开话匣,拉开脸面,扯开嗓子,放开音量,竭尽全力粉饰,理直气壮、振振有辞,心不跳、脸不红。其实,发言者并非不可唱赞歌,我也多次在一些有领导在场的大会上登台发言,也会赞颂领导,但赞颂不等于讨好,表扬不等于虚伪。如果把领导功能无限夸大,把群众奉献有意缩小,就明显违背了实事求是,是在明目张胆地欺骗领导,恬不知耻地欺骗听众,在侮辱了大众智商的同时,也玷污了自己的人格。如果这种人是一名党员,就是一名不合格的党员;如果是一名干部,就是一名不称职的干部。这种党员干部,干净的群众可能会唾弃,但爱听好话的领导肯定会喜欢。这种风气的长期存在,必然助长了忌讳的生命,扩张了禁区的地盘。

于是,茶余饭后,没多少人敢议论领导;媒体报章,也不敢刊登直言批评领导的文章,除非某人成为国家认可的人民公敌,大罪在身,或者上面统一了口径,才可以允许较真者舞文弄墨。如此这般,批评成为了斗争手段,满足了特定时期特定事件的时政需要,而不再是审慎的独立言论。

天长日久,在忌讳和禁区面前,越来越多的人会麻木起来,以至不仁。骂领导,不仅不再是一种正常的批评,反而成为不少人眼中的无聊之举。把“骂领导”这种人世间最应该做的好事情视为“不干正事”、“闲的没事做”,是非颠倒,黑白不分,彻底翻天了。这不是什么好现象,尤其在转型时期的当代,问题层出不穷,理性观察,自然有其客观因素,但只要稍微有点马克思主义哲学常识,就会发现无数个问题,说到底就是领导的问题,错就错在了领导,而不是社会。拐着弯子骂社会,还不如直着筒子骂领导。骂社会,领导会偷着乐;骂领导,一旦这种良好的风气成为时尚,效果要比骂社会强出上亿倍。

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先生在其最近艰难出版的《抵抗通吃》一书的“代序”中说:“(我们)对奴颜和媚骨有着特殊的厌恶和敏感,对嘲讽和奚落有变态般的快感和激情,何况可堪嘲笑的东西触目皆是”。但能够把骂人视为生活享受的人又有几何呢?能够把骂领导作为最有快感的正气之事,又有谁人呢?不骂领导,表面上看起来是尊重领导,但实质上是对领导的最大不敬,是对社会的伤害,是对人民的背叛。领导手中紧握的权力表面上是自己通过各种手段,得到上级的信任与重用而赋予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人民有条件赠送的。一旦领导误用、错用、滥用或者不用这一神圣的权力,就应该承受来自于平民的合理批评。宪法也赋予了公民批评的言论自由,赠送给公民以监督的法定权利,骂领导的主要常识性与法律性根据也就在于此,对于那些该骂的领导不去骂,就是对这一坚实根据的挫伤与戗害。

最有快感的事当属骂领导,但快感也因骂的方式与场合不同而有层次之分。以我之见,当面骂是超爽;公开骂是特爽;背后骂是大爽;心里骂是小爽;不去骂是不爽。由于沉默的还是大多数,所以不爽的人居多;小爽的人也为数不少,但大爽、特爽与超爽的人,可能就极为罕见了。如果极端一点说,判断社会的进步程度与和谐水平,在相当意义上就是看大爽、特爽与超爽的人口比例大小。比例越大,社会就越进步、和谐也就越有水平;比例越小,则反之。

诚然,骂要有骂的根据,骂的有道理、有艺术,才是真正的骂。对于那些相对公认的好领导、好干部,我不仅不去骂,而且还会不失时机的唱赞歌。因为,骂与拍,我都很得心应手,既然能骂,就必然会拍,甚至拍马屁的功夫,要远远强于我骂人的功夫。道理极其简单,骂人要有根有据、有理有节,还是需要付出一点脑力劳动的,但谄媚讨好,是无需智力投入的,只要语言功能发挥正常,再要有一张没有洁癖且不是太过于单薄的脸皮,就可以张口即来,闭口即去。

尽管骂比拍更有技术含量,但总的来说,骂领导也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只要左手持宪法,右手持党章,正义就不会堵住骂者的嘴。即便有封口之可能,也不外乎是动用了肮脏与龌龊的人治力量,骂者为此应该舍得付出得罪成本,勇于面对可能流淌出来的各色后果。正不压邪,只具有阶段性,不具有终局性。另外,骂领导,只能就事论事,不应无缘无故地损及人格,亦言之,要以朋友姿态展开骂的行为,把被骂的领导当作好兄弟、铁哥们,避免产生不必要的无聊对立情绪,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尊重领导”。骂者也不应盼望被骂领导前来感谢,只求骂的行为像投入平静湖水中的一颗石子,激起一点短暂的涟漪。因为骂只是一种手段,骂的行为本身,不可能直接改变什么,尤其是尚未形成规模之骂时,就更甭有什么奢望了。

据说台湾有位著名文人把玩女人视为人生最有快感的事,对此他毫不避讳,甚至在电视媒体上公开宣扬。当然人家说那些话,做那些事,是有超量牛气与巨额资本的。我小小的土生阿耿,坦然承认比不上他有如此强大的性功能,因而对“什么最有快感”的答案,也自然与其不同。不过,论语言功能,我却有充分的自信与其较量,尽管火候与胆量大有不及,但我会不断努力,追求卓越。有了这一优势,我逐渐爱上了骂人,骂一般的人没意思,骂就骂领导。因为,这是人生最有快感也是最有意义的一项正义事业。做了,可能会有一死;不做,也有可能会有一死。唯一的区别是,后者的死因极有可能是由于长期后悔而永久窒息。(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太原60Si2Mn钢板

江西煤气罐价格

河北液态硅胶模具

郑州脱油机

相关阅读